作者 主题: 黑色序幕·战争将至,阴谋蠢动于卡金卡上  (阅读 1532 次)

副标题: 前略,仍然在天国的放浪者与白骑士

离线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6754
  • 苹果币: 5
  • 夜空中的闪烁
    • STAR的实验室
黑色序幕·战争将至,阴谋蠢动于卡金卡上
« 于: 2013-06-24, 周一 00:28:27 »
21:03<ST> ——————————————————————————————————————————————————
21:05<ST> 虽然迄今为止保留的文献不多,不过空境的生存环境,应该是比人类还拥有着大地的时候要艰困许多。
21:06<ST> 水源的获取与保存,缺少用来耕种的土地,时刻来袭的风暴。
21:07<ST> 矿石、木材、金属等等的短缺,在过去也曾是一段时间里阻碍着文明进化的障碍。
21:07<ST> 但是,非常微妙的是,此地唯有‘魔法’从不曾缺少。
21:09<ST> 无尽的魔力化作轮回于上下的苍空与死海,空气中遍布着魔法元素,吸收着这些而茁壮的天空圣树化作闪耀着的星辰,将携带着更多魔力之生机的种子随风播散。
21:09<ST> 人类、矮人、精灵、兽人、龙。
21:09<ST> 以及因为战争而被召唤到这个世界,逐渐成为住民的天使与恶魔。
21:10<ST> 几乎没有一个种族与魔法绝缘。
21:11<ST> 以治愈的魔法治疗伤口,用魔力炉驱动战舰,理所当然地,也以魔法制造火球,闪电,剧毒等种种杀戮的武器。
21:11<ST> 正因为魔法如此重要。
21:12<ST> 在漫长的争斗岁月里,一种专为克制这一武器的‘武器’诞生了。
21:14<ST> 开启者教团,空境最神秘的组织,创造出了这种名为‘魔人’的生命。拥有人类的外形,却拥有数倍的力量、敏捷和体质,能从自身制造出刀剑甲胄,以不畏死亡的觉悟战斗的士兵。
21:14<ST> 同时亦是对魔法使用者来说,最为致命的暗箭。
21:19<ST> 悲哀的是,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只是兵器。被‘赋予’了注定早死的使命,却未曾被给予其他的道路。
21:22<ST> 当‘和平’降临在这些市民身上之后。
21:24<ST> 这些原本渴望着安宁的魔人却很快意识到,这可能是条比战斗更加艰困的道路。
21:25<ST> 时间是帝历SK027年,此时,距离白色战舰为了迎回自己的战友出航尚有三日。
21:26<ST> 黑色联盟与白色联盟在学院中的关系,因为上一次的模拟会战,恰好是最要命的冰冷时点。
21:27<ST> 对于菲诺斯来说,有一些悲哀的理由,因为那场战斗乃是白色联盟的大获全胜。
21:28<ST> 而更悲哀的一点,在于当时担任冲锋队的非诺斯却在战斗开始时就被炮弹直击,直接躺到了会战的结束。
21:29<ST> ——通常来说,这种模拟会战是不会有人死亡的,但是,如果真的死了,自由舰士学院的入学申请单上就已经签署了不得问责学院的契约书。
21:29<ST> 因为是强韧的魔人,所以侥幸地活了下来。
21:30<ST> 但再强韧也有极限,特别是内脏的再生需要时间。
21:31<ST> 而更大的麻烦在于,急救室一开战就立刻爆满,导致菲诺斯必须和白色联盟的人共享一间病室。
21:31<ST> 从各种角度来说,都是很叫人不愉快的状况。
21:32<ST> “啊,这个样子看起来会比较好看呢~”
21:32<ST> 特别是还有一只妖精型的使魔在自己脸上用羽毛笔涂来画去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21:33<ST> 被绷带和复原石膏裹得严严实实的身体一时间没有办法动弹,而室友虽然也一样,但是具有使魔的对方平白多了不少优势。
21:34<ST> 不仅可以享受专人的伺候,连在这种时候都能腾出空来对你展开一系列的攻击。
21:36<菲诺斯> “画够了吗”
21:36* 菲诺斯 没好气的说
21:36<ST> “好了好了,不要和这种家伙玩的太过头啦。”从旁边的病床上传来有些有气无力的女性声音:“被医生看见的话会很麻烦的呢。”
21:36<菲诺斯> “要是我还能动一根手指,都会马上把你的这个小东西从窗口扔出去”
21:36<ST> “嘻嘻——”
21:37<ST> 妖精型的使魔对你近距离地做了一个鬼脸,随后扑棱着翅膀落回了自己主人的床头。
21:37<ST> “真敢说啊——在甲板上被炮弹击中腰子的笨蛋。”
21:38<ST> 非诺斯只知道,那边床榻上躺着的少女是白色战舰——闪电独角兽的装弹手,因为一头龙的喷吐的关系而浑身受到了灼伤。
21:39<ST> 虽然对女孩子来说似乎很不得了,但正因为学院的治疗师能够轻松修复这样的伤势,模拟战中学生才能真正地放开手脚。
21:39<菲诺斯> “有这般无礼的使魔,是这位小姐没有管教好呢,还是跟着主人学成了这样”
21:39<ST> “不仅仅是笨蛋哦,主人大人,这个家伙还是一个魔人呢。”
21:40<ST> “是嘛,是魔人嘛,怪不得缺乏教养……”
21:40<菲诺斯> “养着这样一个没礼貌的使魔还好意思说……咳,咳”
21:41<ST> 无视了菲诺斯的抗议,使魔和主人慢慢地在一边咬着耳朵。虽然在学院中有着各式各样的人,不过毕竟在外面存在着阶级。
21:41* 菲诺斯 稍微提高了说话音量,却引发身上的伤口一阵疼痛
21:41<ST> 得到市民权不久的魔人也因此很难得到他人的尊重,特别是以精英贵族自居的白色联盟中,鲜有人会对魔人抱有青睐。
21:42* 菲诺斯 于是闭上嘴,耐心的等待着身体再生到可以再次活动的程度
21:42<ST> “——呀呵!”
21:43<ST> 说完了对你的攻击,那边也陷入了沉默,就在你感觉到自己的内部伤口逐渐愈合,肌肉也在重新长好的时候。
21:43<ST> 病室的门被直接一脚(或者一拳)撞开,一个你很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21:44<ST> “菲诺斯啊,还活着吗?”
21:45<ST> 金发像是爆炸的黄金一样在眼前突兀地充满,因为对方并没有走路,而是直接跳了过来。
21:45<菲诺斯> “还活着,现在你不给我再来一拳的前提下”
21:45<ST> 另外一个床位的病人发出了小小的惊呼,不过当事人倒是完全没事地一屁股坐在你的床头。
21:45<ST> “噗哈哈哈,你这是什么鬼样子,简直就是个包子嘛。”
21:46<ST> 俯下身看了你几眼,在学院里少有的另外一名魔人‘Type-7-11芙尔夏’笑了起来。
21:47<ST> “还有精力开玩笑的话,看起来是没事了,不过啊,菲诺斯,那种炮弹就倒下,你实在有点太弱了呐。”
21:47<ST> “等你复原后我要好好地锻炼你。”
21:48<ST> 芙尔夏如此述说着的同时,把一个篮子放到了你的床边上,看起来是探病的手信。
21:50<菲诺斯> “真是丢脸了……手信吗,真意外,是谁让你带来的?”
21:50<ST> “是我自己做的啦——”
21:50<ST> 忽然嘴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21:51<ST> 确认了带有粗麦面包和肉块的香味,在各种角度来说都是豪迈的料理。
21:51<菲诺斯> “更意外了唔唔哦——”
21:51* 菲诺斯 嘴里被塞满了
21:52<ST> 但是,其中的辛辣,以及油腻程度,似乎不是应该给伤员吃的东西。
21:52<ST> “呵呵呵,看在你手脚都不能用就特别地来喂你吧,怎么样,你这家伙运气很不错吧?快吃快吃,补充足够营养的话就能恢复啦~”
21:53<ST> 虽然的确是这样说,但是窒息死掉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显然芙尔夏是认识不到这一点的。
21:53<ST> 因为自身的强大,她对于他人的认识非常有限,往往会不管不顾地做一些颇为任性的事。
21:54<ST> “喂,他会噎死的吧……”即使连旁边的女同学都看不下去了
21:54* 菲诺斯 嚼嚼,眼角不经意的流下一滴泪来,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实在太辣了,嚼嚼
21:55<菲诺斯> “唔嗯”
21:55<GM> “……总觉得你来探病的缘由被你遗忘了。”
21:55<GM> “哎呀,看你那么多嘴,想必你也想要吃吧?”
21:56* 菲诺斯 总算把嘴里的大一块食物努力咽下去了
21:56<GM> “既然你是非诺斯的朋友就分你一点好了,来吧,嘴张开——”
21:56<GM> “等,等等,我是素食主义者啊——!?唔嗯嗯嗯——”
21:57<菲诺斯> “很美味吧,是不是感动的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21:57<GM> 总之,或许是你的身体本能地感受到了,如果自己不快些好起来的话,等芙尔夏带着你去“清洗”“喝水”“排泄”的时候,会遭遇到更可怕的状况,因此你以惊人的速度痊愈到了可以下床的程度。
21:58<GM> “总之,你们这次又输掉啦~”
22:01<GM> 用非常快的手刀切削了白色联盟送来慰问那位女同学的水果,并且私自拿走了一半的芙尔夏用手安慰性地摸摸你的头,温柔地笑着说道。
22:01<菲诺斯> “谢谢你啦芙尔夏,我已经差不多痊愈了”勉强的坐了起来,“胜负嘛……只要我们下次把胜利拿回来不就好了”
22:02<GM> “为了做到那一点,今天开始和我一起去特训吧?”
22:02* 菲诺斯 试着动了一下手脚
22:02<GM> “最近都没有什么有趣的家伙,我可是无聊的紧呐。”
22:02<菲诺斯> “等等?!我可是刚刚痊愈,不对,还没痊愈的重伤员啊?!”
22:03<GM> “真是麻烦……总之,一直想着自己的伤口没有好,伤口就会好的很慢,不去思考的话,自己一下子就好了啦!”
22:03<GM> “嗯,一定就是这样的。”
22:04<GM> 芙尔夏微笑着说完,伸出手把你像是公主一样地抱了起来。
22:04<GM> “总之,这里实在太无聊了,我呆不下去了啦。”
22:05<GM> “走吧走吧~”
22:05<GM> 单论身高的话,芙尔夏在学院的女性中也属于非常高挑的。
22:06<菲诺斯> “今天还请放过我吧啊啊啊啊——”
22:06* 菲诺斯 带着哀嚎被抱走了
22:07<GM> 均匀有致的身体,兼具矫健与女性的柔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胸口不是会撞到你的脸的那两团‘凶器’。
22:07<GM> 这大概也是芙尔夏对自己身体最不满意的地方了,当然,在另外一些阵营里,这倒是大受好评。
22:08<GM> “不会勉强你和我对练的啦,在你觉得可以的时候,看着我就好了。”
22:08<GM> “不过新鲜的空气是必须的。”
22:08* 菲诺斯 因为脸被整个埋住了而差点再次窒息
22:08<GM> 金发的少女把你放到了学院远处的一处向阳山坡的草地上的时候说道
22:09<菲诺斯> “呼啊——”
22:09<GM> 因为平日里芙尔夏一直在这个地方进行锻炼,所以,这里就好像变成了她专属的训练场一样。
22:09* 菲诺斯 再次呼吸到空气的时候,已经仰面躺在草地上了
22:10<GM> “哎呀,今天没有什么挑战者呢……”
22:11<GM> 在做了一番热身运动后,少女双手插腰,有些无趣地说道。
22:11* 菲诺斯 感觉肌肉已经再生完毕,稍稍一用力,胳膊上的固定石膏啪咔啪咔的碎裂开来,掉在地上
22:12<GM> “要来试一场吗?”
22:12<GM> 看到你震飞四肢石膏的景象后,她抬起手指拢起了因为运动而凌乱了些许的金发,对你问道。
22:13* 菲诺斯 将全身的石膏都卸了下来,扶住自己的肩膀,活动了一下关节
22:14<菲诺斯> “真拿你没办法”
22:14* 菲诺斯 看了看自己仍然缠满了绷带的身体
15:40<GM> “我会手下留情的啦~”
22:19* 菲诺斯 看着这个虽然拥有成熟的身材,但内心还像是个小孩一般,如同自己妹妹的魔人少女
22:19<GM> 虽然魔人并不是纯粹的人类,但是在体型上倒是往往接近黄金比例,虽然和对方在实力上存在着差距,但菲诺斯倒是也拥有着堪称健美的身体。
22:20<GM> 虽然绷带多少让气势有些减弱,不过确认对方的状态无误之后,芙尔夏也自然地做好了‘点到即止’的架势。
22:20<菲诺斯> “谁让只有我能陪你疯呢”
22:21<GM> 按照过去的经验,她在确认对方准备好之后就会用极高的速度冲过来。
22:21<GM> 不过这一次却并不是这样。
22:21<GM> 芙尔夏在数秒前就显得有些不对劲,脸上弥漫着某种阴霾似的神情。
22:22<GM> “……你感觉不到吗?”
22:22<GM> 她注视着你,问道。
22:22<菲诺斯> “什么?”
22:23* 菲诺斯 疑惑的问
22:23<GM> “有人在看着我们呢。”
22:23<GM> 话音刚落,芙尔夏忽然一脚踢向了你的身侧。
22:23<GM> 但是,目标并不是针对着你。
22:24<GM> ——虽然如此,像是大剑横扫一般的锐利攻击,简直就像是要把你也扫成两段。
22:24<GM> 当然最后你还是没有被切开,因而芙尔夏的踢击‘被’停住了。
22:24* 菲诺斯 还是反射性的跳开了
22:25<GM> 一只手从你身旁伸出,握住了少女的小腿,随后显示出了一个‘人’的型态。
22:25<GM> 带有微妙的昆虫感觉的头盔,骨色的铠甲。
22:25<GM> 那是一个和你差不多高大的男性魔人的身影。
22:26<GM> “哎呀,真是个性急的公主呢,不过也亏你能够找到我的踪迹啊。”
22:26* 菲诺斯 没有说话,只是集中起感官来辨识眼前这个不请自来者
22:27<GM> 从昆虫状的头盔底下发出的声音并不是你所熟悉的哪一个魔人,不过,无疑这个人拥有相当的实力这一点不会有错。
22:27<GM> 至少他潜伏在你身后时,你完全没有察觉到。
22:27<GM> “可以就这样收脚吗?我没有恶意,而且时间也不多了。”
22:28<菲诺斯> “你是谁”
22:28<GM> “大叔你看起来很强呢。”
22:29<GM> 芙尔夏并没有理会对方,只是自顾自地旋转起了身体,做出了第二,第三,第四次的追击。虽然每一次都被对方以单手挡下,但是下一击都被前一击更加猛烈。
22:30<GM> “唔,还是这位年轻人好说话呐。我的名字叫做法里斯,和你们一样,背负着被诅咒的身体和救赎的种子。”
22:30<菲诺斯> “那么法里斯先生,你来这儿有何贵干?是来找芙尔夏,找我,还是找我们两个的?”
22:31<GM> “很敏锐呢,虽然原本我只是想要公主,但是你这样的年轻人也是有价值的。”
22:31* 菲诺斯 说着这话的时候,并未放下身体的架势,准备着随时插入战斗,和芙尔夏发起夹击
22:32<GM> 在接下了芙尔夏的一次重击后,对方终于被弹飞,保持着防御的体势撞到了一棵树上。
22:33<GM> 在落地的瞬间,芙尔夏已经和过去一样完成了‘铠化’,漆黑与晶蓝的铠甲并不能完全遮挡住窈窕的身形,少女在你跟前对你抬起一只手,即像是要阻止你出手,又像是在守护着你似的。
22:33<GM> “嗯……看起来不用担心公主保护自己的能力问题。”
22:34<GM> “总之啊,你们两个,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吗?”
22:34<GM> 在头盔后传出了法里斯讪笑似的声音。
22:34<菲诺斯> “你是指学院里的生活吗?我们过的很好,多谢你的操心了”
22:35<GM> “是吗?沉浸在虚伪和平中的孩子的确会有这样的意识呢。”
22:36<GM> “不过,在离开这所学院以后?”
22:37<GM> “这个世界对我们可没有那么温柔,你知道的吧?”
22:37* 菲诺斯 说着这话的时候,体表上也覆满了一层铠甲,上面漆黑和鲜红的色泽交替形成了复杂的图案
22:38<GM> 在你的记忆里,的确也存在着许多并未接受和平的魔人。
22:38<GM> 实际上,当时在王国和开启者的战斗中,就有少数魔人依然效忠于自己旧日的主人。
22:39<GM> 而在战争结束后,即使同样帮助萨西亚的幸存者,也有些为了寻求战争而投入了其他的战场。
22:39<GM> 只有像你和芙尔夏这样年轻、同时又对战争没有太强执念的魔人才会选择这所学校,或者是其他的平凡生活。
22:42<菲诺斯> “我们仅仅身为兵器——那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正是为了找寻不只是作为兵器而生活的可能性,才会来到这个学院”
22:42<GM> “真是教科书式的答案呢。”
22:42<GM> “但是,我就告诉你吧。”
22:43<GM> “很快就会爆发战争的了。”
22:43<菲诺斯> “……这是预言吗,还是宣言”
22:43<GM> “那你就不用管了。”
22:44<GM> “总之,到那个时候,这个学院也会不复存在吧——而像你和公主这样的魔人会被视为重要的战斗力,和过去一样,被当作工具和武器利用起来。”
22:44<菲诺斯> “很快会爆发战争?抑或是,你,和其他仍然沉浸于兵器身份的人,很快就将引发战争?”
22:44<GM> “——想要知道真相的话,就跟我来吧。”
22:45<菲诺斯> “去哪儿”
22:45<GM> 法里斯在头盔下微笑着抱起了手臂。
22:45<GM> “并不是太远的地方。”
22:46<GM> “只是,当然需要坐船离开一段时间。”
22:47<GM> 在男子的头盔下,传出了如此的讯息。
22:49<菲诺斯> “可疑的邀请——如果现在我们说同意的话,难保不会被你们强行拉入组织呢”
22:50<GM> “啊哈哈,也难怪你会有这样的操心。”
22:50<菲诺斯> “你可没什么让我放心的说服力”
22:50<GM> “不过如果我只是想要强迫你们加入组织的话,用武力就可以啦。”
22:50<GM> “你这么说,的确也对……但毕竟我们是‘同胞’嘛。”
22:51<GM> “而且,也许小伙子你年纪还小,但没有人比魔人更理解‘自由’的重要性了。”
22:51<GM> “我们是不会束缚你的自由的,只是要向你揭露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
22:51<GM> 如此说着的魔人法里斯对你摊了摊手。
22:53<GM> “怎么样?还是说比起同胞,你更信任这些‘人类’的谎言吗?”
22:54<菲诺斯> “不要摆着老头子的语气自说自话了,你最多比我在多活动了几年”
22:54<菲诺斯> “那么,如果我随你同去的话,来回需要多少时间”
22:55<GM> “哈哈,爽快的家伙,两天吧。”
22:55<菲诺斯> “芙尔夏,你怎么看”
22:56<GM> “我没差啦。”金发的魔人少女挠挠头发:“而且说实话,你们再说什么虽然好像很厉害的事,但我基本没有听懂。”
22:57<GM> “总之菲诺斯要去什么地方的话,我就陪你去好啦。”
22:57<菲诺斯> “虽然不想离开学院,但我对这家伙所说的战争宣言没法不在意呢”
22:57<GM> “哦哦……虽然我觉得要打架的话,只要直接打就好了,但是专门通知对方一声可能也是一种礼仪吧。”
22:58<GM> 少女似乎深表赞同地点点头,虽然她的外表在不开口的时候显得精悍而聪颖,但是在学院里大概找不到几个比她更缺乏常识的人了。
22:58<菲诺斯> “那么去看看好了,你也一起来吗”
22:58<GM> “很好,那么,跟我来吧——差不多也要被发现了呢。”
22:59<GM> 法里斯对你和芙尔夏招了招手。
22:59<GM> “我和你一起去啦,那里应该有地方给我们吃饭吧?”
23:00* 菲诺斯 解除了铠化,拉着芙尔夏一起走了过去
23:00<GM> 如果法里斯所说的,在你们决定离开之后不久,学院就开始针对起你们的搜查行动。
23:00<菲诺斯> “如果没有饭,就揍他到有饭为止好了”
23:02<GM> 但因为过去也经常会有人潜入学院,所以卡尔曼学院长对这种事并不是特别在意,加上法里斯对道路意外地熟悉,你们摸上那艘停靠在学院港内的小艇的时候并没有遇到特别的阻碍。
23:02<GM> “啊,来了呢。”
23:02<GM> 几个穿着斗篷的男女看到了你们,似乎显得很愉快的样子,走上前来拥抱了你们一下(特别是对芙尔夏拥抱的比较久)。
23:03<GM> “又看见同胞了,真是叫人开心呐。”
23:04<GM> 一个爽朗的光头大汉这样说道,重重地拍了拍你的肩膀,然后被芙尔夏一脚踢到了小艇的另外一头。
23:04<GM> “不要对有伤在身的人这样做啦,笨蛋。”
23:04<菲诺斯> “来了这么多人?你们也真不怕惹麻烦”
23:04<GM> “唔哇,真是火辣的个性呢,总觉得我们会相处的很愉快啦。”
23:04<菲诺斯> “好了,不如直说吧,我们现在要去的是哪里”
23:04<GM> 其他魔人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愤怒,而是忙着做好了出航的准备。
23:05* 菲诺斯 慢慢的扯掉自己身上的绑带
23:06<GM> “卡金卡岛。”一位有着深紫色长发的魔人女性笑眯眯地对你说道:“只是我们临时的总部而已,可以说是为了你们而设的呢。”
23:06<菲诺斯> “卡金卡?”
23:06* 菲诺斯 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这个名字
23:07<GM> 在学院周边有着不少住人的岛屿。
23:08<GM> 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过着自己的生活,但是也时刻欢迎着你们这些学生的光顾,卡金卡就是其中之一,岛上的餐厅和酒馆都不错,也有专门为了那些好色的年长学生准备的特殊场所。
23:08<GM> 当然,像你这样的魔人并没有那种经验,即使别人要去也不会邀请于你。
23:08<GM> 因为——魔人没有后代,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
23:09<GM> 即使被注入了超凡的生命力,即使也有专门的性爱用魔人能力超强,但你们无法繁衍后代,和同类或是人类都不行。
23:09<GM> “不过,看起来你对我们还是很戒备呢。”
23:09<GM> 紫发的女性似乎露出一丝有些哀伤的表情,但是却妖艳地笑着。
23:09<GM> “过去有被人欺骗过的经历吗?”
23:10<菲诺斯> “只是不想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平静生活被破坏”
23:11<GM> “平静……吗。”
23:11<GM> “那是幻觉哦。”
23:11<GM> 这位自我介绍叫做丽缇的魔人少女笑着否定了你。
23:12<GM> “在人类的国度是不可能存在平静的,接下来就更不可能了。”
23:12<GM> “墨菲斯大人会好好地告诉你这一点吧。”
23:12<菲诺斯> “至少自从进入学院以来,我所感受到的就是真实”
23:13<GM> “那可不是全部。”
23:13<GM> “在你们安心地享受学院生活的时候,我们已经走遍了很多地方。”
23:14<菲诺斯> “你们要展示什么,就让我们用双眼看到后再说吧”
23:14<GM> “西方天际蠢动着不详的黑影,巨大的异兽已经让北天的十二个空岛失去了音讯,萨西亚王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糟糕,而东方正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孕育。”
23:15<GM> “看到的时候,可别太吃惊哟。”
23:15<GM> 丽媞吃吃一笑,没有再理会你。
23:15<菲诺斯> “上船吧”
23:15* 菲诺斯 对芙尔夏说
23:15<GM> 而实际上,他们在卡金卡岛的‘总部’,是一个建设在当地最大旅店的秘密房间。
23:16<GM> 宽敞的空间里,堆积着海量的书籍、卷轴和画册。
23:16<菲诺斯> “这么多书?”
23:16<GM> 你们走进去的时候,一位身材颀长,显得有些消瘦的男子正在地上阅读着什么。
23:16<GM> “墨菲斯大人!这样会损害视力啦!”
23:17* 菲诺斯 看着书籍堆中留下的狭窄通道
23:17<GM> 丽媞似乎有些不满地说,那个男子立即站了起来,似乎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
23:17<GM> “啊哈哈,抱歉抱歉。”
23:17<菲诺斯> “墨菲斯——这么说,你就是他们的首领?”
23:17<GM> “那么,这两位就是菲诺斯先生和芙尔夏公主了吧?”
23:17<GM> “首领什么的,这么说可不太好,我们大家都是平等的嘛。”
23:18<菲诺斯> “真吃惊,还以为没人会调查我这种吊车尾的名字呢”
23:18<GM> 墨菲斯挠挠头,露出了近乎羞涩的笑容,他以魔人的标准来说也能够算是英俊,但是总有些不修边幅的邋遢感。
23:18<GM> “吊车尾吗?那只是误解吧。”
23:19<GM> “你可是有着非常大的潜力哦,只是你们那个型态的最后调制出了些问题,所以暂时还不能好好发挥而已。”
23:19<GM> 墨菲斯笑了笑。
23:19<菲诺斯> “调查的真清楚呢,你真的是魔人吗,我可头一次见到这么爱学习的魔人”
23:19<GM>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替你再调制一次。”
23:19<GM> 他一边这样说,一边对你伸出了手。
23:20<GM> “实际上,我的确是魔人。”
23:20<GM> “但是和你们稍微有些不同啦……”
23:20<GM> “请多多关照。”
23:20<GM> 看你非常冷淡,男子把手伸向了芙尔夏,后者纳闷地看着他,伸出手握住后摇了一下。
23:21<菲诺斯> “这些事情先放一边吧,冒险潜入学院也要带我们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就请尽快向我们说明吧”
23:21<GM> “那么,法里斯已经告诉我了,你们并没有加入我们的意思,只是对我们掌握的情报有兴趣而已吧?”
23:21<菲诺斯> “可以这么说,我对你们口中即将爆发的战争非常在意”
23:21<GM> “说到底,我们只是想要你们加入而已,毕竟,现在同胞的数量非常少,多一个是一个。”
23:21<GM> “哦哦,果然吗……战争啊。”
23:22<GM> “你们在学校里不会没有教吧?空境可是无时无刻不笼罩在开战的烽烟和战后的残烬之中哦?”
23:24<GM> “眼前的话,大概最迟也就三个月之内吧,首先会从旧都贝叶开始——那里的政府已经失去了对人民的支配权,加上一直以来‘黑焰王座’那些阴谋家的煽动,应该很快就会卷起暴动。”
23:24<菲诺斯> “当然有了解,就算我们最近几乎一直都在学院里,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会看见新闻和消息”
23:25<GM> “而佐丹的内战平复之后,接下来应该就会对夏洛斯群岛出兵吧。”
23:25<GM> 你忽然感到非常的意外,因为这个男人所说的话,你的确也知道——从你们黑色联盟的第一军师口中。
23:25<GM> 但即使是霜纹,也只是暧昧地表示过‘开战机会很高’而已。
23:26<GM> 不过,接下来墨菲斯所说的话,就连霜纹也没有说过了。
23:27<GM> “法弗瑞特领的继承人失去自己最爱的女性后,为了报复应该会向普德公爵宣战吧,到那个时候即使是王国的调停也无济于事,战斗是一定会点燃的。而因为旧日的仇隙,王家应该会站在普德公爵那一边吧……所以法弗瑞特就必须寻求更有力的盟友了。”
23:27<GM> “总之,我也不能说太多,毕竟这些事还没有真的发生呢,但是你应该了解了吧?”
23:28<菲诺斯> “看来你确实掌握了不少消息呢,不过这场冲突会扩大到,连学院都难保的程度吗”
23:29<GM> “不会,不过,那是仅限于‘第一巫王’和‘征天者’还停留在学院里的时候。”
23:29<GM> “如果那个人不在了的话,这所学院对于诸国来说,搞不好还是先要压制的对象呢。”
23:29<GM> “你知道原因的吧?”
23:29<菲诺斯> “恕我直言,我对政治并没什么研究”
23:30<GM> “没关系,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会慢慢教你的。”
23:30<GM> 墨菲斯微笑着说,递给你一杯茶。
23:30<菲诺斯> “我知道的只有‘自由舰士学院’是一个对各国都保持着中立的地方”
23:31* 菲诺斯 接过茶水,递给了旁边好像很无聊的芙尔夏
23:32<菲诺斯> “有吃的吗,请给她一些”
23:32<GM> “是的,但是,那并不是能够一辈子藏下去的地方。”
23:32* 菲诺斯 虽然仍然没有对这些人放下戒心,但对这个名为“墨菲斯”的魔人印象还不错,语气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23:32<GM> “所以,对我们魔人来说,应该有的。”
23:33<GM> 芙尔夏在你身旁似乎要睡着了一样,头一点一点地,墨菲斯慈爱地看着她,笑了。
23:33<GM> “属于我们的国家,不是吗?”
23:34<菲诺斯> “那么你们的打算是什么,静待战争开始,然后再次加入战斗吗?还是阻止它的发生?还是……属于我们的……魔人的国家?!”
23:34<GM> “所有智慧生命都会希望的,自己的国土,自己的法律,自己的家园,有自己的爱人,孕育着自己的孩子,在属于自己的墓穴里安静地长眠。”
23:34<GM> “是的,那就是我们唯一的目标了。”
23:34<菲诺斯> “我们魔人可无法做到其中某几条”
23:34<GM> 墨菲斯点点头。
23:35<GM> “不,可以的。”
23:35<菲诺斯> “……看起来你似乎掌握了某些方法”
23:36<GM> “想知道吗?”墨菲斯露出了一丝狡滑的笑容:“你也想要吧,属于自己的未来。”
23:36<GM> 他忽然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盒子,放到你的面前打开,里面装着的却只是一套似乎很普通的银制餐具。
23:37<GM> “现在加入我们的话还有优惠哦,这套价值998金币的好东西就送给你了!”
23:37<菲诺斯> “你们准备利用这场战争吗?”
23:37<GM> “看起来很不错嘛……”而一旁的芙尔夏就露出了似乎被诱惑了的神情,差点就要过去了
23:37<GM> “你很聪明呢,不过,一场战争是不够的。”
23:38<GM> “总之具体的做法,你加入之后会慢慢对你解释的。”
23:38<GM> “怎么样?值得考虑吧?”
23:38<菲诺斯> “别拿他,你想要的话我们回去再买,只要9金币就有的”
23:39* 菲诺斯 阻止了芙尔夏
23:40* 菲诺斯 沉默了几秒钟,慢慢深吸了一口气
23:40<菲诺斯> “我们魔人,曾经都是兵器”
23:40* 菲诺斯 慢慢的说
23:40<菲诺斯> “身为兵器,我们都经历过无数的战斗,争斗,和战争”
23:41<菲诺斯> “我们每个人都亲眼见过了无数死亡,牺牲,和杀戮”
23:42<菲诺斯> “我已经看够了——”
23:43<菲诺斯> “现在我们所在的学院里,有许多我们的朋友,同学,和其他许多没什么关系,但也都非常善良,过着平静生活的好人们”
23:45<菲诺斯> “利用战争,利用这些杀戮和死亡,踩过这些生命而达成目的的计划,请恕我难有好感”
23:45<菲诺斯> “多谢你的邀请和消息,但我不想与你们同行”
23:45<GM> 墨菲斯轻轻地鼓起掌来。
23:46<菲诺斯> “我会阻止这场战争的,尽我的所能”
23:46<GM> “原来如此,你具有一定程度的洁癖呢,菲诺斯。”
23:46<GM> “那也是美妙的自由。”
23:46<GM> 他微笑着向前倾身,看着芙尔夏。
23:46<GM> “那么,芙尔夏公主,你呢?”
23:47<菲诺斯> “芙尔夏,你愿意看见纱琳黛受伤吗”
23:47<GM> “我不太明白大道理,不过比起你们,我还是比较相信菲诺斯是对的。不过你们这里的饭还是挺好吃的,下次我还能来吃吗?”
23:49<菲诺斯> “如果他们稍后会放弃这种计划的话,我们也许还可以来”
23:49<GM> “嗯。”
23:49<菲诺斯> “但是现在,我们得准备走了”
23:49<GM> 墨菲斯笑眯眯地看着芙尔夏,没有阻止你们。
23:49<GM> “真是个嚣张的小子呢……”
23:50<GM> 虽然其他魔人看起来很像把你揍一顿的样子,但是却被墨菲斯阻止了。
23:50* 菲诺斯 向墨菲斯行了一个礼,而后又转身,面向后面的魔人们行了一个礼
23:50<菲诺斯> “多谢招待,我们现在得回学院了——翘课可是很不好的”
23:51<菲诺斯> “走吧,回去晚了龙夕老师得狠狠修理我们了”
23:51* 菲诺斯 拉着芙尔夏往外走去
23:51<GM> “菲诺斯同学。”
23:52<GM> 墨菲斯忽然在你身后以你所认知到的,和之前的他不太一样的语气开口了。
23:52<GM> “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们哟。”
23:53<菲诺斯> “多谢,我会记下的”
23:53<GM> 男子托了托眼睛,带有金色胡茬的嘴角扬了起来,就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长辈在对后辈开着过时的玩笑一样。
23:53<GM> “芙尔夏公主也是哦。”
23:54<GM> “不用啦,我觉得大叔你看起来很奇怪,不过,好像又有点眼熟就是了。”
23:54<菲诺斯> “对了,最后我还要问你一件事”
23:54* 菲诺斯 稍微停下了步伐
23:54<GM> “什么事?”
23:54<菲诺斯> “为何你们要芙尔夏‘公主’,能告诉我们吗”
23:54<菲诺斯> (叫
23:55<GM> “……”
23:56<GM> “能够拿来交换答案的东西,你有的话……”
23:56<GM> “……就告诉你也无妨,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23:56<GM> 墨菲斯笑了笑。
23:56<GM> “唔,我自己是不太喜欢公主这样的称呼呢,因为听上去很弱的样子。”
23:57<GM> “是吗……”
23:57<GM> 魔人男子似乎露出了有些遗憾的表情,点了点头。
23:57<GM> “总之,等日后你们打算成为我们的伙伴了之后,再把真相告诉你吧。”
23:58<菲诺斯> “有些遗憾呢,那么这个答案就让我自己找吧”
23:58* 菲诺斯 回过头,走出了房间门
23:59<GM> “真是个狂妄的家伙呢,明明和公主什么关系都没有……却擅自……法里斯你要是干掉他的话就好了啦。”
23:59<GM> “别开玩笑了,丽媞,那个毕竟也是同胞啊。”
00:00<GM> 在菲诺斯走后,魔人们围绕着桌子,开始了正式的会议。
00:00<GM> “不过,公主不肯加入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她还能保持一段时间的和平生活吧。”
00:00<GM> “在那个时候到来之时再去迎接她……墨菲斯大人,这也是你的心愿吧?”
00:01<GM> “的确如此……但是呢,可爱的丽媞,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单纯的。虽然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着火焰,然而只是凡人的我们终究有无法控制的那一天,为了不让悲惨的事情降临,接下来要加快征募伙伴的脚步了。”
00:02<GM> “可,可爱什么的……我知道啦,墨菲斯大人,这次一定会找到那个别扭小鬼之外的人才的,还有,关于法弗瑞特那位贵妇人的那件事……”
00:03<GM> “‘鹅’已上路,就在一周之后。”
00:03<GM> “是不是有些……可怜呢?”
00:04<GM> “为了我们一族的最大的愿景,背负这份罪孽的,正是我们这些人的使命啊……不,应该说,这一切都是我的计划,你们不必有同样的负罪感。”
00:04<GM> “那怎么行呢,墨菲斯大人,我们是‘自由’地作出决定的,所以,一切都由我们一起来承担就好。”
00:05<GM> “是呀是呀,我们可不像那个小鬼那么没用哦。”
00:05<GM> “……谢谢。”
00:05<GM> 在菲诺斯和芙尔夏所不知道的昏暗房间之中。
00:05<GM> 魔人们的会议一直进行了下去。
00:06<GM> 就如莫非所说的,这些在一开始似乎在他们掌心中起舞的小小火焰,最后化作了席卷整个空境的灾厄之炎这件事,此刻,就连绝世的天才军师,也无法预计得到。
00:06<GM> ——————————————————————————Save——————————————————————————